降灵会,本质上就是一群疯子,以及一群向往疯子力量之人的集合体。

  最初,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地下教会——我所知道最早的降灵会原型,来自于一个存在于七百年前,竺国与东南亚边境处的一个小教派。

  它遵从原始的巫蛊信仰,其中的教派首领擅长降头,厌胜,擅长诅咒农作物和畜生,令某些村庄颗粒无收,甚至泛起瘟疫,故而在当地有相当大的威望,受人敬仰崇拜,被无数人供奉。

  而某一日,一位奉献了自己全部钱财,甚至就连自己的女儿都奉上了的老人,却因为再也压榨不出更多的价值,所以被一脚踢开,只能看着对方摇动用自己女儿皮制作的鼓幡,下达对自己的驱逐令。

  这其实并不可悲,因为当初正是他为了获取更多恩赏,诅咒让邻居家的田地枯萎,并希望自己家再生出一个男孩,所以才会将九岁的女儿奉上——只是贪婪恶毒的家伙遇到了更贪婪恶毒的家伙,仅此而已。

  而他,便是降灵会最初的首领,在一无所有,无比愤恨的绝望中,听到了一丝‘天启’。

  他究竟得到的是哪一位天神的传承,我并不清楚,但很明显,那位老人击杀了那个小教派的首领,占据了他的组织,然后作着和原本首领一模一样的事情,甚至更加恶毒恐怖——他会吃掉那些无法上奉贡金者的灵魂作为惩戒,亦或是让某地只能生出畸形的孩童。

  据说,已经死掉了的牧灵者,便学习了一些这位七百年前老首领的经验故事,在他还活着的时候,便经常称赞并叹息,说现代人的思维当真是被局限了,以至于在恶毒这一方面,他一个好好的现代人,居然比不过数百年前的古人。

  毕竟,他们最多也就是在偏僻的海岛上培养贱民,用他们来作为增殖天神因子的人畜而已,毕竟有灵力天赋且有智慧的生命,可以加速增殖天神因子,其他的生物效率实在是太低,组织的钱也不多,需要用在刀刃上。

  自然,我们很少吃人肉,也不怎么胡乱屠杀,亦或是用人的内脏和皮,做什么‘艺术产品’,更不会浪费人命,因为他们都是我们的财产和力量来源。

  我们每次杀人,都有自己的目的,或是为了令本地动乱,亦或是宣传降灵会的影响力,恐吓并诱导那些一无所有的本地人加入我们,至少那些人死的有意义。

  “我们也算是变向的维持了稳定吧。”这个时候,和牧灵者臭味相投的重生者,在闲聊时甚至会这么感慨:“毕竟那些穷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,我们帮他结束这一生,代替他们度过精彩的日子,怎么想都是好事吧。”

  “是啊。”而那时还活着的牧灵者,就会舔一口他自己做的灵魂结晶,笑着回复道,对于得到‘寂主’一系传承的他而言,灵魂中的诅咒和愿力都能提供力量,但是最美味的,还是灵魂本身:“反正他们本就一无所有,倒还不如被我们找到一点价值。”

  无聊的话题。

  我向来不会回答他们的感慨和询问,因为这一切都很无趣。

  生命总是痛苦的,无论是穷苦还是富足。

  无论是那些人肉庄稼,还是渴望超凡力量而加入降灵会的普通成员,亦或是得到了天神传承的统领和亲信,我们的结局,都注定痛苦而绝望。

  那些追捕我们的官方超凡者,一直和我们作对的国际巡捕,亦或是各大超凡组织的菁英猎杀者,他们的结局,也都注定是如此,觉悟例外。

  甚至,就连神……

  就连,伟大的存在们。

  祂们,如今也正痛苦着……等待着有什么存在,可以让祂们解脱。

  我聆听到了这样的声音,这是前所未有的天启,我知晓天神们为何会散布天启,给我等这般空虚绝望之人聆听——那是因为,祂们也充满了痛苦。

  ——因此,我知道,所谓生命的本质,就是痛苦的容器,且终将被击碎,释放出终末的东西。

  故而我不会说话,因为只要开口,就会有无言的寂寥和无尽的空虚充斥我心。

  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称呼我为寂静者。

  降灵会的,首领之一。

  降灵会的首领人数不一,只有聆听了天启,得到某位天神的传承,才能被称之为首领。

  死去的‘牧灵者’,得到的便是‘寂主’的力量,可以掀起百鬼夜行,操控灵魂。

  ‘重生者’,号称不死的奇怪老头,得到的是名为‘涅槃主’的传承,可以燃烧他人的灵魂为自己续命,没人知道他活了多长,也没人知道他有多少灵魂储备,那一双巨大的翅膀上,据说每一根羽翼,都代表着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。

  这两个家伙,曾经臭味相投,经常联手合作收割人畜,一个将灵魂当做甜食,一个将灵魂作为存货,在折磨人方面颇有点惺惺相惜的味道。

  还有‘唤灵者’,得到了虚空天神,名为‘律言’的力量,一言一行皆为言灵,可以用守则律令之力洗脑人群,基本所有新加入成员都要被这古怪的女人洗脑一次,看看是不是官方的间谍。

  ‘植木师’,得到过‘神木’天启的怪胎,他总是说人类的罪孽深重,如果想要让地球变得更好,就需要铲除人类的存在,我很欣赏他的目的,但是手段却太过古怪——这个家伙喜欢种人头树,将人的灵魂囚禁在树木的枝干中,最后缓缓地消融,化作灵性四散。

  他说这样,便可赋予木灵性,更好的让天地回归自然,不过对于被囚禁的灵魂来说,结局就很痛苦。

  剩下来的两位尤其特殊,一位叫做‘交换者’,得到的是不知名天生的传承,可以通过等价交换,达成种种目的,无论是让运气变得更好,还是临时获得一部分力量,亦或是为自己提升天赋,只需要通过交换仪式,将想要付出的东西献祭,就能够得到回馈。

  他掌握有降灵会在阿非利卡大洲的所有人祭渠道,但基本都是自用,非常强大。

  而最后一位,名为‘操盘者’,她可以控制运气,看见命运的轨迹,并且可以遮掩它们——正是因为她,所以我们才至今为止都没有官方剿灭,甚至组织成员越来越多。

  不过操盘者的操控欲望很强,她喜欢把自己喜欢的人做成活偶,操控它们去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,她在南亚有着自己的小王国,那里看似一切正常,实际上,早就被她全部转换成了活偶。

  而我,寂静者,博尔涅夫,得到的是名为‘黄昏’的力量。

  我没有父母,被一个酒馆老板养大,他把长大的我当做泄欲工具,也让我出去卖淫,当然,我并不憎恨他,因为他让我成长,并让我接受教育,某种意义上来说,我很感激他。

  不过,有一天,他生病了,甚至痛苦的在床上挣扎,而我帮助他结束了这痛苦。

  “为什么要哭。你不是痛的说想死吗?”

  “是吗……你不想死,那,要不要我陪你?”

  “已经说不出话了……”

  杀死他之后,在监狱中渡过了数年,空虚的我听见了天启。

  来自‘黄昏’的声音。

  ——人们都畏惧终结的来临,可明明他们自己就在渴求死亡,作出种种毁灭自我的事情,我经常看见放纵狂饮,喝到不省人事的人,也经常看见尽情泄欲,甚至昏迷入院的人,我常常看见人因口角而互相殴打,甚至掏出枪来决斗,我也常常看见有人醉酒飙车,与死神共舞。

  他们总是说自己不想死,但是他们的灵魂和肉体都是诚实的——他们就是想要死,只是需要其他人的帮助。

  自灭的因子,埋藏于所有人,乃至于文明的根基之中。

  我很确定这一点。

  我不喜欢折磨人,因为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已经很痛苦,我也不喜欢杀人,只是不杀死他们,他们就会更痛苦。

  所以,在过去,我总是会疑惑。

  生存和死亡这种东西,究竟有什么区别,归根结底,只是注定迎来终结的东西,只有与死亡合流,才是最终的归宿,也是完全的满足。

  而在天启之中,‘黄昏’告诉我,没有区别。

  既然有人渴求毁灭,但自己却不知道这一点,那么我也无需向他们解释,只需将毁灭带给他们。

  这便是安眠,安息,以及平静的归去。

  这就是我的道路。

  “倾尽全力,前往魔兽界域,这相当于放弃我们在地球上发展的所有根基。”

  在真正前往魔兽界域之前,失去了臭味相投的好友,长着翅膀的老头,重生者总是和其他首领唠叨,他总是皱着眉头:“博尔涅夫,我不是怀疑你的选择,只是这样的话,代价是不是太大了?”

  这当然是正确的选择。

  在灵气复苏的地球上,我们只会被官方的力量慢慢淹死,无论是重生者,植木师还是其他降灵会的首领,他们都都来自偏远的小国,没有收到过正式的教育,而我来自罗斯国,接受过地球上最好大学之一的培育,我很清楚,当一个国家力量下定决心要剿灭什么组织的时候,那么哪怕是空气都会和我们作对。

  但是,那些国家如今最害怕的,却并非是我们这些明明上的破坏者,而是源自时代变动,底层国民的混乱——人心也是一种力量,国家和文明依附于这种力量存在,自然也害怕它的颠覆。

  所以,在灵气复苏的最初期,便是我们这些势力的黄金发展期,但之后,等到灵气复苏逐渐平复,国民逐渐适应的新的世界之后,我们就会被剿灭,亦或是被当做垃圾堆里面的恶犬,被驱赶至地球最穷苦的角落养殖。

  所以,我们必须要在大势力腾出手来之前,带着已经发展壮大的组织,前往另一个他们无法接触的世界。

  当然,这也不过是逃而已,逃的本身,就意味着失败。

  终结是归宿——变成丧家之犬被人剿灭,这就是降灵会和我的命运,我很清楚这一点。

  但不是现在。

  在我的终结到来之前,我要带来更多更多的终结……世间的万物都是如此的痛苦,就连神也是,他们正在等待我,为他们施行的解脱。

  红发的斯拉夫人站立在营地的最前方,他身材健壮,气势幽深,寂静的就像是一尊石像。

  在其身后的营地中,其他降灵会的首领正在小声讨论。

  “博尔涅夫最近的状态不对……他是我们之中,聆听天启最多的人。”

  所谓的天启,便是有关于虚空天神的力量回音,就像是在灵气复苏以及爆发之时,那从遥远时空彼端传来的力量那样——所有降灵会的首领,某种意义上在这方面都天赋卓绝,亦或是表现出了远超常人的‘异常’,故而了能听见那些存在的声音,甚至从中得到力量。

  唤灵者,一位身材火辣,面目柔媚的女性,她手中摇动着一把扇子,遮住了自己的半张面颊:“上一次在欧罗巴的行动,为他积攒了足够的进阶因子……虽然他自己说没有失控,但是我觉得……”

  还未等她将话说完,顿时,远方的黑森林中,顿时传来声声暴躁的兽吼。

  狩猎归来的猛兽,察觉了自己的领地居然出现了不速之客,这兽吼既是警告,也是一种攻击——恐怖的精神波动混杂着蛮荒的意志气场,如同陨石一般朝着营地的方向撞击而来。

  而站在营地最前方的博尔涅夫,便是首当其中的目标。

  寂静者仍然保持着寂静。

  但是,当那陨石一般的精神波动,真的要触及他身体的瞬间,一声仿佛火焰爆燃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  轰——

  顿时,一头超过三十米高的绯红色恶魔虚影,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身前。

  这是,一只如同火山一般,浑身上下都燃烧着绯红色烈焰的巨大羊角恶魔,它没有眼睛,眼眶之中,燃烧着血色的地狱之火,而这火焰的燃料,便是不知从何而来的血,和无数散发着痛苦哀嚎的灵魂。

  这巨大的恶魔注视着无形的精神波动,很快,随着它的注视,这原本激昂无比,充斥着无尽生命活力的意志冲击,在转瞬间便变得有气无力,简直就像是衰老到极点的老人的背呼,又像是枯萎焉然的草叶,最后消散于无形。

  巨大的恶魔一动未动,但这仅仅是注视而已。

  而远方,灵魂遭受重创的魔兽发出一声痛呼,但这并不能完全地打消它的进攻性,反而挑起了它这位周边黑森林王者的怒火。

  一阵恶风袭来,周围的草木如同遭遇了台风一般剧烈的摇晃,一头身长二十多米,浑身漆黑,唯独双眼闪动着猩红光芒的巨型黑虎就这样从山林中窜出——而后,没有留给任何人反应时间,伴随着空气炸裂的爆鸣,巨大的黑虎就化作一道漆黑的影子,一瞬间穿梭过数百米的空间,朝着绯红恶魔扑击而去。

  这超音速的爆发,还有这等超过千吨的猛烈扑击,哪怕是超凡巅峰的修行者恐怕也很难直接接住!

  但是,博尔涅夫仍然一动未动。

  而绯红色的恶魔抬起自己的拳头,朝着正前方,以比猛虎更快的速度,一拳轰出,然后收手。

  “轰!”

  一瞬间,空气炸裂,猛虎直接以比之前扑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出,滚入森林之中。

  “呼!”

  但是,这并没有杀死这头猛兽,强大的生命力让它再一次站起——源自古老的泰坦之神,提丰的遗留的诅咒怨念和血脉,魔兽界域中的所有魔兽,都具备一定的‘神血’,无论是肉体,灵魂还是任何方面,都让它们远比寻常的灵兽更加强大!

  下一瞬,这头猛虎仿佛就要再次怒吼,展开新的一轮攻击——能看见,此时它周身已经开始被一层层阴影环绕,它仿佛随时能遁入另外一层幽影空间,然后在其中对眼前那古怪的敌人展开必杀的一击。

  但是,下一瞬,萦绕在它爪牙和身躯周边的阴影破碎了,如同碎裂的玻璃片那样。

  而狂怒的黑色猛虎身躯,也仿佛就像是相片一般被暂停,然后,浑身上下,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衰败。

  肌肉微缩,毛发脱落,牙齿老化,利爪松软,眼睛浑浊……甚至,就连灵魂,都散发出一种‘腐朽’的精神力。

  就好像是,一瞬间,衰老了数百年那样。

  嘭嘭嘭——这还没完,猛虎的身上,突然出现了无数伤口,这些伤口,都是过去黑色巨虎狩猎,争夺地盘时和其他魔兽厮杀得到的,但是自从它成为这一片区域的王后,它便再也没有受过伤。

  而如今,这些早已存在几十年的伤口,就像是复苏了一般,全部都再次迸裂开来……然后将这阴影黑虎彻底杀死。

  就像是……时光倒流,逆转了一切的原因,将死亡本身带给了其本身。

  黑虎彻底死去的同时,绯红色的恶魔也消失不见。

  寂静者站立在原地,一动也不动,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魔兽的来袭。

  而其他降灵会的首领,畏惧地看向博尔涅夫。

  “那恶魔的容貌,又变幻了……原本还是博尔涅夫的脸,但现在,根本看不出是谁的……”

  在那短短地交手过程中,他们看见了绯红恶魔的面容……恶魔的容貌,应当是博尔涅夫的脸庞,但是,自从博尔涅夫收集到了足够的天神因子,进阶为统领阶后,恶魔的脸就开始不断地变幻。

  时而是少年,时而是女子,时而是老朽,时而是壮年。

  一切被曾经,被博尔涅夫施舍了终结的存在,无论是灵魂还是力量,无论是痛苦还是绝望,全都融入了名为‘苦罚恶魔’的容器之中。

  ——生命,就是积累痛苦的容器。

  待到容器破碎之时,满溢的终末就将溢出。

  “或许……博尔涅夫早就失控了……”

  操盘者喃喃自语,能够看见命运轨迹的她,早已无法看清那个家伙背后的可能性之线……那仿佛就像是数万人的集合体,一切都是混沌,一切都是模糊,一切,都在走向终末。

  甚至,已经是终末了。

  那名为苦罚之魔的巨大恶魔,就是装载着那些东西的‘载体’。

  并没有多余的时间,让降灵会的众人提防戒备自己一方的寂静者。

  很快,感慨的操盘者,就察觉到了远方传来的波动。

  “时空门打开了,欧罗巴联盟似乎接受不了他们的失败?”

  眯起眼睛的女人,凝视着远方突然亮起的一道道命运之光,她不禁自语道:“比我们想象的来的要快一点——不过他们不可能找到我们的,无论是卫星还是无人机,亦或是任何搜寻法术,都只能看见这里就是一片普通的山脚森林。”

  对于自己遮蔽命运,隐藏天机的力量,操盘者无比自信。

  而寂静者,也同样抬起头,看向远方两界时空门的所在。

  原本无比平静的博尔涅夫,在此时却露出了吃惊的表情。

  “没有……痛苦?”

  他仿佛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,几乎不可能存在的东西,近乎是失态地喃喃自语:“怎么可能……怎么会有没有痛苦的生命……哪怕是神,足以击败迈锡尼诸神的提丰,都会痛苦,为什么他没有……”

  “那究竟是什么……是什么怪物?!”

  此时此刻。

  魔兽界域,两界传送门。

  “苏教授,虽然你会想嫌我啰嗦,但是我必须说一句,这一次我们提前带你前来魔兽界域,已经是违反了协和局条例的。”

  一位头发不怎么浓密的西装中年男人,正带着苏昼与拉斐瑟洛斯爷孙俩跨过两界传送门,来到魔兽界域,他语气颇为复杂:“所以,您最好不要单独行动,给降灵会单独击破的机会——最好就呆在传送门周边的要塞中,等我们的大部队调集过来后,再一齐配合出发。”

  “放心好了,我们会配合您出手,您是绝对的主导力量。”

  “好的,没问题!”

  对于这位协和局高阶管事苦口婆心的劝诫,苏昼自然是满口答应:“我会的,我会的。”

  而这满脸汗水,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西装太热的中年男子却是长叹一口气:“希望如此……毕竟您也知道,降灵会的力量出乎预料之外,哪怕您是统领……不,倒不如说正因为您是统领阶,所以为了不引发正国欧罗巴联盟之间的纠纷,所以您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安全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对此,苏昼安慰对方道:“我肯定会等你们大部队到了之后才出手,绝对不会独自一个人到处乱跑的。”

  “我就看看,就看看,绝对不乱走,也不会打草惊蛇,更不会独自出手。”

  如此说道,有一说一,理性分析的青年拍着自己的胸口,极有信心道:“放心好了,我就呆在这里,哪儿也不去!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520追书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怪物被杀就会死,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,怪物被杀就会死 八一中文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